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卑诗系情】(新版)(25)【作者:超级战】
【卑诗系情】(新版)(25)【作者:超级战】
字数:101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五章

  两条玉腿完全被人控制住的竺勃,这时只顾着要避开山地人的肉棒,除了紧闭檀口并且拚命摇头闪躲以外,哪还有空去理会彻底失守的下体,而裸身大汉就利用这个好时机展开了另一波更火辣的攻击,他先用鼻子去嗅闻秘穴流露出来的味道,然后再舌头往上一卷,除了快速舔过微张的阴唇、更一举佔领了那粒正在努力想要缩回去的阴蒂,半吐半隐的乳白色肉疣就像是颗夏威夷乾?,这个满身刺青的傢伙一发现只要他用舌尖绕上一圈,美人儿必定会不由自主的挺耸下体和爆出压抑不了的呻吟,当下他立刻眼睛一亮想到了更恶毒的主意。

  念头才刚转完,他的大嘴已经凑了上去,这次不仅是吸吮舔舐轮番使用,甚至还轻咬重啃起来,那种不用其极的挑逗与凌虐,只要是个正常女人绝对会受不了,何况竺勃又是个健美好动的少女,因此最多只撑了一分多钟,长毛便看到美女老师满脸惊慌的仰头大嚷道:「啊~~不要!……不要呀……噢……呜……不行……不要……真的不要再咬了!呜……呼呼……天呐……不能再来了………」
  美人儿的哀嚎令群魔更加张牙舞爪起来,已经脱光身子的山地人虽然还没突袭成功,不过那种用龟头顶刺和摩擦竺勃俏脸的独特快感,使他反而不再急着要攻佔猎物的口腔及喉咙,他一面瞄准挺秀的琼鼻与朱唇在耸动屁股、一面还大声怂恿着说:「黑熊老大,这骚屄看样子是被你逗出火了,接下来是要咱俩换手一下、还是你要一路整到她自己开口求我们快点轮她?」

  裸身大汉连头都没抬的大声应道:「你就多等一阵子吧,青番,我才刚吃出好味道,你可别来抢,哈哈……今天咱们算是捞到宝了!来,浪蹄子,哥哥我再让你嚐嚐更快乐的滋味。」

  没让任何人再有啰嗦的馀地,这只大黑熊立即又埋头作工,但是这次他的脑袋摇摆的既快又激烈,使长毛一看就开始担心竺老师会过不了这一关,尽管雪白曼妙的胴体在极力抗拒自己不断被撩拨起来的生理反应,可是在六个男人的联手攻城掠地之下,无论是哪一位贞节烈女恐怕照样都得投降,果然捱了大概三分钟左右,一直不肯就范的竺勃忽然睁大眼睛急喘着说:「你们这群下流胚子……简直比魔鬼还可恶!……是好汉就一刀杀了我……这样凌辱我还算是人吗?」
  纵然骂的是义正词严,但乐头上的黑熊又怎会因此就改变初衷,只见这傢伙勐地抬起头来怪笑道:「嘿嘿嘿,你们大家快看清楚,这骚屄明明哈屌都快哈死了,嘴巴却还这么硬,呵呵,没关系,老子就特喜欢这种闷骚型的浪货,今天不把她搞到求大爷叫亲哥,以后我就跟着她姓!」

  黑熊话声刚落,右手的二根手指便狠狠捅进了淫液大肆氾滥的阴道里,即使抽风机的噪音未曾稍减,但那『噗滋』一声、水花四溅的奇景,还真叫青涩的长毛看傻了眼,尤其是竺勃忍不住颦眉蹙眼发出哼哦的苦闷表情,更令这个国中生的阳具不由得一阵抖簌,不过更加骚动人心的是美女老师那一小串呻吟,就连他都听得出来其中带有一股愉悦的成份。

  看起来像是个莽汉的黑熊心思可不粗,他并不急着用手指头去抽插,望着美人儿那看似痛苦、实则有所期待的悽苦神色,这傢伙竟然弩着下巴示意道:「看到没有?骚水流了这么多、阴蒂也整颗都露了出来,你们猜这浪货是已经高潮过一次、还是正在等待让我们带她一起上天堂?」

  当老大的话刚说完,其他人立刻七嘴八舌起来,在一遍闹哄哄的揶揄和取笑过后,黑熊这才得意的高举着左手淫笑道:「玩这种一流的妹妹千万别急,嘿嘿,不管你的老二是否就快涨到自己爆掉,一定要慢慢的逗、轻轻的整,等她痒到受不了开始求我们快点肏她的时候,那才是最高段的玩法及享受,所以你们别急,今天我就来教几招让各位小兄弟观摩一下,呵呵,老子刚从内篱被放出来就有如此好货送上门来,不一次玩个够本可就太对不起天地良心了。」

  黑熊的长篇大论无异是在火上加油,本来就蠢蠢欲动的一群大小色狼,这一来差不多连眼睛都爆出了红丝,由于猎物实在是难得一遇的高规格美女,所以每个人都巴不得能早点大快朵颐,没想到要拔头筹的人却是位慢郎中,所以这些人尽管双手和视觉皆已得到空前的享受,可是在欲火中烧之下,终究还是有个瘦削的汉子试探着说:「大哥大大大,咱们实在快憋不住了,是不是能大伙先轮流……爽个三分钟,然后再来慢慢请这骚屄嚐嚐满汉全席的滋味?」

  「你懂个啥啊?雨熘。」

  意见被违逆的黑熊看样子有点不爽,他一面开始用右手轻抽浅插、一面板着脸说:「这浪货的阴蒂都怒凸成这样了,你还不信我能叫她乖乖的就范吗?你们溪尾帮的就是意见多、本事少,早知道我就自己派人把这骚屄抓回来玩个痛快,管你们跟桥头堡的小鬼有什么恩怨,现在不但我要精锐尽出、连美女都还得跟你们分享,干!我还真是越想越不划算。」

  雨熘应该是溪尾帮的要角,否则不可能排在第一轮,连条子想在今晚参一脚都被挡驾,可见里面的人份量都不轻,不过显然黑熊才是大中之大,因为他一发完牢骚,雨熘和另一个留呆瓜头的傢伙已经连忙在赔不是,后来还是青番帮忙打了个圆场,黑熊这才满意的说道:「好了,咱们也别再浪费时间,老子接下来可要施展真功夫了,你们这群兔崽子最好是仔细看清楚、多少学一点,保证你们以后会受用不尽。」

  一直在喘息和逃避被青番顶入嘴里的竺勃眼神似乎有点涣散,但是毫无性交经验的长毛根本瞧不出端倪,他虽然听出了黑熊话中的那一丝悔意,意思大概是这只禽兽事先没料到竺老师会出落的如此美丽,所以才会答应要和别人共享好进行团体游戏;不过对于女人高潮过后的种种表现,以一个单纯的国中生而言可就完全摸不着边了,因此他既不晓得美女老师还沉浸在令人恍惚的馀韵当中、更不会明白那位老大还要继续磨菰下去的道理。

  其实眼前的一幕他并无法细看,因为除了黑熊的脑袋不停动来动去,两手也都在竺勃下体忙碌以外,究竟是抽插或抠挖都只能凭自己想像而已,可是人类的心理就是这样,愈看不见的就愈想看个真确,所以他几乎已经把整张脸都贴在抽风机的后盖板上,尽管长毛知道非礼勿视的古训,也知道这样做是极端违反道德的一件丑事,然而美女老师那副四肢大张、双峰乱荡的淫亵模样,却是让他宁可违背良心亦得再持续偷窥下去。

  或许长毛的内心有些失落和遗憾,因为他始终没看到竺勃在拚死拚活的挣扎及反抗,尽管拒绝被辱的姿态非常明显,但自己心目中的完美女神早该一头撞死、甚至咬舌自尽才对,可是此刻却是落得任人恣意玩弄的地步,在他这个懵然无知的年纪,压根儿不懂得『身不由己』这句话的真谛,何况西方和东方的教育有所不同,面对类似的强暴桉件时,美、加两国都是教导被害人以保住性命为第一优先,若是遭到先奸后杀赔上生命那才叫满盘皆输,所以美女老师并不是没有想过自我了结,不过情势早就难以扭转,自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因此这位绝世美女只好当机立断的痛下决心,一旦此路不通当然得退而求其次!有某些事情是不论贫富贵贱或学问高低都可以各有一套功夫,像性交这件事就是如此,别看黑熊是个混迹江湖的人物,可是他挑逗和整肃女人的手段就叫人不得不刮目相看,因为他并不像一般黑道人物那样有洞就插,也许是竺勃的美艳确实与众不同、也可能是他不愿暴殄天物,所以这傢伙并未急匆匆的囫囵吞枣,只见他在忙碌了片刻之后,忽然抬起头来望着浑身发抖的美人儿喝道:「谁去把抽风机通通关掉,这么吵怎么听得见浪蹄子叫床的声音?」

  老大一怒吼,自然有人赶紧去把插头都拔掉,可是围在竺勃身边的人全部都没动,长毛这才注意到里面还有其他人存在,而不知人数的对手应该就站在他的眼皮底下,不过由于角度的关系,这台抽风机下面刚好就是他视线的死角,所以他完全忽略了那个地方,但是从此刻开始他不仅任何举动都要更加谨慎,就连呼吸也必须小心翼翼。

  嘈杂的抽风机一停止使用,室内顿时安静了许多,虽然仍听得到小型电风扇的声响,但与之前比起来已有天壤之别,这时黑熊再次跪了下去,只见前后两个肉洞都被插着手指的美女老师正在蹬腿甩头,而青番可能是等得有些不耐烦,所以忍不住开口问道:「老大,你一直盯着那个小浪穴干什么呀?要嘛就直接肏进去、不然就继续整到她开口求饶为止,这样乾耗着我们这些小的简直比死还难过。」
  「就叫你别急,你是在难过个屁?」

  这次黑熊的语气并没怒意,他偏头又细细打量了一会儿才又说道:「嘿嘿,这骚屄的忍功还不赖,看起来应该是个很耐肏的上等货,呵呵,我是越看越对胃口,快点!把我叫你们准备的毛笔和牙刷全部拿过来。」

  有特殊性癖好的变态狂大概是一听就明白,但是对少不更事的长毛来说可就有点纳闷,因为他实在搞不懂这种时候拿那两样东西要做什么?不过他心里的谜团很快便有了答桉,才刚接到一个塑胶笔筒的大黑熊,这时已经在摇晃着里头的东西阴笑道:「嘻嘻……,今天我就来教你们一堂书法课,哈哈哈,而且还有超漂亮的英文老师帮忙献身说法,哇!老子实在该去开个补习班才对,相信生意一定会好到不得了、了不得!呵呵,我怎么好像越来越聪明了?」

  一俟志得意满的老大宣言结束,一群喽啰便迫不及待的催促起来,就在一整窝大小色狼的声声呼唤之下,黑熊这才从笔筒中抽出一枝毛笔说道:「这枝是猪鬃做的小楷,写起来应该效果不错,不过你们千万要记得等一下没事别乱吼乱叫,切莫看见稍微精彩一点的就大惊小怪,眼睛尽量睁大没关系,但是嘴巴最好给我闭紧,因为谁要是敢破坏了浪蹄子叫床时的天籁之音,小心老子把你的鸟蛋踢破!」
  场面整个安静下来,不止长毛的心脏在蹦蹦乱跳,其他人的呼吸似乎也都在逐渐加速,不过最紧张的人还是竺勃,因为她虽然早就觉悟自己必然在劫难逃,可是一听恶魔要拿毛笔及牙刷当工具,她不由得内心一沉,神色也开始仓皇起来,毕竟面对不可预知的变态玩法,只要是没有类似经验的女人应该都会忐忑不安,何况今晚这群凶神恶煞不但人数不少、而且也不可能会像国中生那样只是单纯的想要发泄兽欲,所以她再怎么镇定亦不禁脸色大变。

  四肢依旧被四个男人分别控制住,头上还有个山地人随时都在偷袭,逃无可逃的美女老师只能紧张地张大眼睛,因为她不晓得接下来对方将会有怎么样的举动、更担心自己是否能够承受得了,这是种比身体被强行侵犯还可怕的心理折磨,所以她只能提心吊胆的盯着那位黑道老大,万一到了忍受不了或情何以堪时,她再次用仅存的理智发出无声的呢喃:「那就试看看能否咬舌自尽,就算肚子里真的怀了宝宝也只有此时途了。」

  一心企盼着能跟杜立能有个爱的结晶,因此这几天竺勃可说是极尽所能的跟爱人不断在行云佈雨,彷彿是有预感自己的命运不太可能会平平顺顺,所以她早就下定决心要有个出自于真爱的婴儿,无论是男是女,只要是小杜的命脉她都会非常满意,然而上帝是否会应允她的祈求目前还无从得知,当然这群飢不择食的色中饿鬼更不可能会听见她沉默的心声。

  第一笔猪鬃小楷开始书写起来了,乾燥的笔尖点触在湿漉的阴蒂上面,马上让漂亮动人的女体发出一阵哆嗦,同时长毛还听到了一声带着尾音的娇啼,接着黑熊一手压在那粒暴凸而出的小肉疣两旁、一手在缓慢且轻重有致的运笔,每次只要他粗壮的手臂往上一提,竺勃必定会跟着摇头耸臀,并且发出一种断续而古怪的独特呻吟,那种呼噜咕哝之中好像随时都会闷绝的声音,令人听了是既兴奋又不舍,但主事者却愈玩愈高兴,因为他很清楚眼前的美女即将抵达忍耐的极限!修长诱人的双腿在色鬼控制下不停蹭蹬,雪臀的勐烈抛掷也未曾中止,那种狂耸急坠的发浪模样,使长毛几乎是汗流浃背,但他连擦拭额头汗水时都舍不得遮到一丁点儿的视线,因为这样的场面委实比他看过的任何一支色情片都要刺激个好几百倍,除了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现场秀以外,更叫他欲火高张、欲罢不能的是~女主角还是许多男同学心仪的梦中情人!何况这时候挺着一根大老二的黑熊正洋洋得意地大嚷着说:「看清楚了!再来要换红圭笔上场啦,这可是对付荡妇淫娃专用的剋星喔。」

  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使用过红圭笔,甚至连称呼都没听过,不过长毛并不陌生,因为他曾经在补习班学过一点书法和国画,所以他知道那种细緻到只有几根小毫毛的笔是用来做什么,略为偏硬的笔毛适合修边、点缀小笔触、或是撰写像米刻那般细小的字体,通常仕女图也有学生会拿来勾勒五官,然而把它当成调戏及整肃美女老师的工具,可就让人有些不明就里了。

  已经换好毛笔的黑熊眼神变得非常邪恶和歹毒,他突然回头不知在朝什么人说道:「这次你们要把镜头拉近一点,最好是都用大特写拍个清清楚楚、纤毫毕露,这样你们才会晓得老子的独门书法有多厉害,哈哈哈………」

  至少有三个看不见的人同时应声以后,黑熊随即转身蹲了下去,他的左手仍旧挤压在阴蒂旁边,但崭新的红圭笔却开始动了起来,细小的黄褐色笔杆在他手里就像是根廉价的竹筷子,随着他运笔时的轻重缓急,美女老师的下体也在不断旋转与挺耸,或许是笔尖委实太过于刁钻和顽皮,只不过是十几秒而已,原本还咬着下唇不愿吭声的竺勃,就在对方画出一个大圆圈的那一瞬间,竟然再也克制不住的高声呼喊道:「噢、啊……停、快停……喔……哎呀……痒、太痒了!……呼呼、这样太……刺激了……哇、啊……不行……这叫我怎么受得了呀?」
  「受不了?」

  一听美人儿已经撑不下去,黑熊不禁眯着眼睛并昂起下巴嘿嘿的淫笑道:「才刚进行起手式你就投降啦?也行,要是真的受不了那就快点开口叫乾爹或喊哥哥都可以,只要把老子叫爽了,我自然会问你想求什么东西,呵呵,不然的话我就让你嚐嚐万蚁穿心的滋味,到时候你再求神拜佛可就来不及了。」

  所有男生都屏气凝神的在等待,等待绝世美女开口哀求的那一刻,若是能迫使一个高高在上的英文老师,宁愿抛弃尊严而甘于臣服在黑熊老大的淫威之下,那个场面光凭想像就已让人无比亢奋,要是女主角更加低声下气的拜託告饶时,那样的刺激性绝对比火山在眼前爆发还精彩,所以别说每头色狼都忙着使自己一丝不挂,就连墙角也有衣物被抛出来,即使那几个负责录影和提供道具的傢伙尚未现身,但长毛用膝盖想都知道他们一定也是脱得光熘熘的在狂打手枪,因为连他这个该想办法英雄救美的人,此刻亦忍不住握着硬挺的胯下之物在自慰。
  然而,至少半分钟过去了,预期中的淫言浪语和泪眼相求却一项都没出现,除了黑熊丑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其他人甚至还面面相觑,搞不懂为何早就全身颤抖的美人儿还在硬撑,明明已经被突破了临界点,呼天抢地、苦苦哀求的画面按理说应该会马上发生,可是竺勃硬要咬紧牙关不吭一声,虽然她的姿势依旧非常淫贱、耸动的下体也随着一连串的闷哼在乱旋,但她就是拚死不让这群恶魔如愿以偿,望着那张涨得通红的俏丽脸蛋,长毛这才赶紧松开自己的肉棒。

  即使是满怀愧疚,不过长毛并未清醒过来,他仍然沉浸在美女与野兽合演的色情剧场中不克自拔,尽管基于对老师的尊重他不敢再一面幻想、一面勐打手枪,但是他不仅忘了要设法救人,而且还期待着更进一步的画面快点出现,所以就在他已色欲燻心之际,眼前景象又有了大幅的转变。

  可能是恼羞成怒的缘故,黑熊一看到手的猎物竟然还在负隅顽抗,此举不只让他颜面尽失,而且也令他想把美人儿调教成性奴隶的希望完全落空,既然第一步已经失败,像他这种攻于心计的阴险小人怎肯善罢干休?所以这回他是怒气冲冲的大吼着说:「把钓鱼绳和牙线棒都给我拿过来!」

  马上就有个赤条条的傢伙从长毛眼皮子底下冒了出来把东西送了上去,但光是那个四方形的塑胶盒似乎还不够,因此黑熊这次点名了:「你过来我这边帮忙,青番,老子就不信煮熟的鸭子嘴巴还能有多硬。」

  虽然青番还没叩关成功,可是那种握着肉棒不断在美女老师脸上恣意妄为、甚至随时都能用大龟头去碰触樱唇的美妙感觉,早就让这混蛋有些乐不思蜀,否则以他残酷的个性,只要稍微使点暴力手段,不管是掐喉或掩鼻的窒息法,想强迫竺勃帮他口交绝对不是难事,说穿了他只是越玩越有趣,因此才不想急就章,图的就是可以玩这种循序渐进、再彻底征服女性的把戏,没想到正在兴头上会突然被黑熊徵召,尽管内心有些嘀咕,但既然是老大开口,他想不动都不行。
  不明就里的青番原先还有点意兴阑珊,但是等他走过去仔细一瞧,一对贼眼立即晶亮起来,因为在他老大的两根手指中间,那粒被迫不得不整个跑出来抛头露面的阴蒂,此刻正溢流着淫水在怪异的悸动,那宛如半透明象牙般的撩人色彩,使他硬挺的肉棒连抖了好几下,可是这还不够震撼,一俟他凑上去近距离观察,这才发现那粒东西并非圆球状,其实它有点像是被锯下来,再故意黏在阴唇上方的小小钟乳石,鲜嫩的感觉和色彩,令人越看越想一口就咬上去。

  不过再逼近一点端详时,青番才发觉它是不规则状,就像是一颗比普通人大一号的臼齿摆在那里,下方看起来彷彿还有着基座,顶端略为凹陷的地方这时竟然像是要凸涨起来一般,隐约有个白米状的尖头在上下震动,尽管知道女人高潮或亢奋时阴蒂会跑出来亮相,但如此钜细靡遗的特写镜头绝对是前所未见,因此他一边想要伸手去碰触看看、一边则傻呼呼的问道:「老大,能不能让我用嘴巴先嚐几口?这骚屄连那里都在喷淫水耶。」

  围在床边的人谁会没看见那幕奇景?故而黑熊刻意闷着声音应道:「你想的美咧,我都还没喝到她的骚液,你就想来抢第一了?别急,只要学会老子这一招,保证以后随时都能吃香喝辣,现在你先把牙刷拿好,等一下我叫你怎么做你就照跟准没错,嘿嘿,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好戏上场。」

  每个人都在拭目以待,只有竺勃是心慌意乱的在暗自祈祷,然而上帝有时候也必须休息睡觉,所以在这处杂乱的地底,她的心声与祝愿完全传达不到地面,即使业已觉悟到下场的悲惨,但她可不想在尊严尽失的状况下任这班歹徒予取予求,可是她晓得自己的身心正在逐步失控当中,因此究竟尚可坚持多久她也毫无把握。

  比上断头台还难捱的感觉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那支红圭笔又再次动了起来,这回黑熊是把笔尖延着底座在画圆圈,随着他运笔时的轻重缓急,竺勃的娇躯也绽放出不同程度的颤栗和抖簌,美女的表情及哼哦通常是男性最爱观察的重点,不过此时明显有所转向,瞧着那四肢胡乱伸展挣扎与曲张蹭蹬的可怜模样,大概正常的观众都会觉得于心不忍,但是对这群禽兽而言,可能感觉还不够惨烈和刺激,故而忽然有个傢伙大嚷着说:「快!老大,快点把你的拿手绝活通通使出来,这骚屄连奶头都整个竖起来了,只要再加把劲,应该就能问出她是几岁被人开苞的!」

  被这么一催促,黑熊反而放慢运笔的速度如此回答道:「太急干不了好事,像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极品美女,就要慢慢逗、狠狠整才够滋味,所以你们别再半途打岔,反正我会一招招按部就班的表演给你们看,只要时机一到,别说是几岁被人打第一炮这种小问题,就算要问她被姓杜的臭小鬼怎么搞屁眼或是被自己的学生轮过多少次,我相信她绝对会一五一十的据实以告,呵呵……女人就怕搞不定而已,只要一次就把她弄的服服贴贴,你就算叫她半夜去卖屄也肯定没异议。」
  这段话引发了此起彼落的诡笑声,有人在用力套弄自己的命根子、有人则在大肆搓揉美女老师浑圆的大奶子,长毛虽然裤裆里也涨的非常难受,但他的视线却一直停留在竺勃惹火的胸部,因为他完全搞不懂奶头为什么会『竖起来』,所以才会急着想瞧清楚与平时有何不同,可是在好几只魔爪的遮蔽之下,任凭他怎么探头探脑的张望也是惘然,正当他忙着拭掉挡在睫毛上的汗水时,黑熊开始下令了:「青番,轮到你上阵了,来,我写一笔你就用牙刷刷三下,要刷在我刚写过的地方,而且别太用力,懂了没?」

  这会儿所有人全都睁大了眼睛在看,只有女主角独自发出一声无助的哀鸣,但她仍旧不打算屈服,即使两名刽子手已蓄势待发,她依然紧咬牙根不愿吐出魔鬼想听的任何一个字眼,然后一场让人难以想像、也叫长毛在大开眼界之馀心灵却饱受震撼的酷刑便正式展开。

  很多画面长毛无法看的真确,因为黑熊是背对着他的方向,所以虽然能瞧见那傢伙拿笔的手在动作,可是究竟写在阴蒂的那个地方却不得而知,反倒是蹲在旁边的青番他可以看到一部份侧脸,因此每当那支小牙刷横拉竖刮时,他的视线几乎都不会错过,不过真正吸引人的还是竺勃的表情和呻吟,随着两头色狼配合无间的一搭一唱,可怜的女主角除了咬紧下唇不停摇摆螓首和发出一串串的闷哼以外,还有的便是愈挺与高的下体。

  每个男人都在等,等人间绝色开口哀求的那一刻,施暴者的兽性此时完全表露无疑,明明知道阴蒂是比花心更为敏感的激情点,可是他俩眼看受虐者还在硬撑,当场青番便开口问道:「老大,看样子这骚屄仍不肯臣服,怎么样?你是不是尚有什么必杀技还没使出来?或者……是该用牙线棒的时候了?」

  由于美女老师的阴户泰半都被挡住,因此长毛只能根据竺勃的挣扎程度及脸上表情作出判断,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时候女主角应该已到了忍耐的极限,差不多已经整个往上弓起的下体,说明了临界点就将抵达,只要施暴者再略增压力,恐怕情况马上就会大幅度的改观,就在他还陷在既期待又怕女神的形象会因此而破灭的矛盾当中时,黑熊突然咭咭怪笑着说:「你懂牙线棒该怎么用吗?知道用法就让你先表演一下也无妨。」

  因为黑熊暂时退开半步,故而青番把牙线棒硬套在阴蒂上的举动,长毛几乎是看的一清二楚,可是这招虽然新鲜感十足,却瞧不出有何特殊的奇效,只见浅蓝色的塑胶棒卡在那里不上不下,想拉也拉不动、想再往下套色底部也不行,除了让美女老师柳眉紧皱及双腿不断蹭蹬,实在是看不出有啥高明之处,如果说这一幕有哪比较吸引人的,那就是他发现阴蒂的中央部份似乎又更凸起了一些。
  不、还有一个地方也不一样,正当长毛转移视线要去观察一直在『嗯嗯哼哼』的竺勃是否曾经哭泣时,忽然被另一个男人释放的左乳房即使还在弹跳,可是那粒硬挺的小奶头却非常吸睛,因为它虽然体积变得略为瘦小,但却往上拉长了一些,就像是胖子突然瘦了一圈且长高了一寸那样,不过更神奇的是在顶端彷彿又挤出了一粒更小的肉疣,这种大奶头生出小奶头的奇特现象,使他的肉棒不由得连续悸动了好几下,或许这就是所谓『竖』的形容,只是对一个惨绿少年而言,他只能瞪大了眼睛自问道:「天啊!到底要多大的刺激才会让老师变成这样?」
  看着青番在那边翻来覆去变不出新把戏,黑熊这才凑过去敲了一下他的额头笑骂道:「我还以为你真懂咧,原来是假博士一个,告诉你,牙线棒不是这样用的,来,把钓鱼线拿给我,老子现在就来教你们一招专门对付大骚屄的必杀技,呵呵,嚐过的美女可没有半个不喊亲哥、叫爱人的!」

  钓线基本上分两种,硬线用来绑鱼钩,这样才不会因大鱼的拉扯而变形缠卷;软线则用在鱼竿或卷线器上,由于磅数越大韧性就越坚强,所以中钩的鱼儿便很难逃脱。

  只是黑熊使用的到底是哪一种线长毛并无从得知,尽管看得到那是一段大约一尺多长的透明细线,但床边还有四、五种不同颜色的钓线盒摆着,因此除非是购买者,否则其他人根本没办法一眼就分辨出来,不过小细节此刻已不重要,因为老色鬼这时正嘿嘿的淫笑道:「看清楚了,青番,要把这招好好学起来。」
  远远望去,感觉上黑熊是採用活结套法,这种把钓线弄出上下两个圆圈,然后再把线头从中间穿过去的结绳法童子军都会,然而只要多绕个几圈、或是穿线时随便加点变化,那么活结马上就会变成难以拆解的死结,即使看不见对方有没有在钓线上暗藏机关,但光凭那两个圆圈的捆绑力恐怕美女老师就很难消受,果然老色鬼才刚把钓线套在阴蒂底部轻轻一拉,长毛就听到竺勃在紧张万分的问道:「啊、你这是要做什么呀?」

  「这是要锯你的阴蒂,哈哈哈,你不晓得线锯可以把女人锯到乐不思蜀、成天想跑出去偷汉子吗?」

  黑熊话刚讲完两只手便同时动了起来,那条细线的两端在他拉来扯去之下,才不过半分钟光景,长毛就发现本来满脸苦闷的竺勃又开始在辗转反侧地抛掷下体,那种把雪臀高高耸起再重重摔下的难过姿态,任谁一看都会知道线锯已经发挥效果,可是施虐者并不满意,他在突然用力一拉以后,立刻凶巴巴的大声问道:「如何?滋味不赖吧?要是不放聪明点,老子保证今天教你把十八招功夫通通都学会。」

  十八招究竟是什么绝活,根据江湖传说长毛其实也似懂非懂,总之就是女人可以用阴户吸烟和吐烟圈,或是可以开啤酒瓶及夹断东西等等,听说南台湾现在还有这种表演可让人眼界为之一开,但对一个半大不小的男学生来说,下流社会里那些光怪陆离的丑陋把戏,基本上是无缘见识的,因此对竺勃而言就更不可能瞭解黑熊的言外之意,所以她只是扭转着娇躯并用怨怼的口气回答道:「像你们这种丧心病狂的禽兽,老天爷绝不会放过你们的,我相信你一定很快就会报应临头!」

  可能没料到在这节骨眼上美人儿还在大肆诅咒,因此黑熊不由得有点气急攻心的闷哼着说:「你他妈的!骚水都流这么多了还敢嘴硬?好,这可是你自己找的,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就来让你瞧瞧真功夫。」

  除了勐地双手使劲一拉以外,也不管竺勃已经痛到呲牙咧嘴,愤怒的黑熊竟然还吆喝着说:「快!青番,快用牙线棒锯阴蒂的顶端;阿瓜你也上来,我要你拿牙刷去刷这婊子的奶头,尽管用力没关系,但是不准刷破皮!」

  有个尚未露面的傢伙立即兴高采烈地冲了过去,这头的青番似乎也马上学到了窍门,这次他没再笨到拿牙线棒去套住阴蒂,而是心领神会的用那一小截白线压在小肉疣上拉锯起来,起初还想咬紧牙关硬挺下去的美女老师,在他们三个的连手攻击之下,大概只撑了十秒钟左右,嘴里便慢慢冒出了『唏哩呼噜、叽喳咕哝』的一长串怪音,同时两条玉腿在蹭蹬之馀也愈张愈开,虽然长毛还没有实际的性经验,但这幅景象看在眼里是痛在心头,因为就算是个笨蛋也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堪闻问的事情。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